当前没有通告!
中 文   繁體中文   英 文   日 文   韩 文
 

TAISHAN ARTIST OF CHINESE
泰山画家张伟明
태산화가 장 위 명           
泰山の画家の張偉明

                 

首 页|画家简介|关于画家|画家相关|新作品欣赏|泰山画专题|发表与荣誉|老版本精选|传统山水画专题|从生活中来|交流与采风|有现画可购|茶余饭后|新的&添彩|关于张伟明山水画专论|名人名家论泰山画家张伟明|网上评论张伟明山水画摘要|张伟明文稿及题画诗|创作与作品| 联系画家|友情链接|联系|中国画知识大观|ART泰山画家新浪博客| 泰山画家张伟明的搜狐博客| 我的QQ| 我的QQ相册| 我的QQ日志| 张伟明 视频| 搜索更多视频|
  论张伟明山水画的辨谛观     3星级
论张伟明山水画的辨谛观
华 伟(画家·副研究馆员)
[ 作者:华伟     来源:泰山画家张伟明网站     点击数:5396     更新时间:2007-5-11     文章录入:Admin
【字体: 字体颜色

    山水画,在张伟明那里产生的引力已远远超出了寻常人对此的感觉程度,自始至终独霸着他心中主地。因而他的山也辉煌,水也灿烂地展示着远古流今的彻悟精神。这一客观的说法实际上只在旋迷之外,欣欣然表面似的。但顺着这个概说探其原由,就可以分析出张伟明从事国画艺术创作过程中如何固守了他独到的辨谛观。

    正因为如此正视与辨识才会使他用画面揭示艺术涵概的哲理,用山石的坚实托起水流的和润将自然与人融汇得至真至情,用长久的心思投入探寻着由传统到前卫又由前卫回视传统绘画的人文观念之分理,释然了古人与今人的根本心舍之别;静与动、繁与简、沉与浮、强与弱、高与低。从而得出了∶静生悟、悟生思、思生辨、辩生理、理生喻、喻生新。这里的静不等于木然不醒。无念的打坐是清静心彻,因而可过滤繁杂造成的浮躁。从而潜心筛选出了渴求已久的精论真谛之上品,会悟出意境的深层意思。他在看山时那大美雄魄才在应手的笔端峙立跃然。

    在画中,被张伟明打破了的自然给予人类生存有限时空以无限的续延在画外。这让人很自然的感觉出了画面中那从不见人迹的群山川壑具有庞大的精神力度。撼人肺腑的感动仍然来自于他那表象冷漠和笔端张扬非常的霸跋展示行为个性。

  张伟明在八十年代时,十年如一日对山水画艺术苦心求索中,将古法为我所用,西法为中国山水画所用的尝试与音乐、舞蹈、文学、哲学、心理学、禅学等门类学科一一进行融纳。他极为投入的缩学并非浅识一二,而是在学用结合的反复研磨。一方面他将每一种类学科究其含义,一方面锻炼自己的投入与自拔能力。每每冲出重围,便是带着炼修正心的另一次溺入中国画的汤池拼个鱼死网破。这样就不会泥古不化或陷入某种极端而不拔。

    作为一个时代画家,当然会受到本时代的思潮影响。当西洋近代艺术的人本思想风涌至本土艺术领域,正值年轻的张伟明也行为前卫而走向超现实的风口浪尖。但中国画传统的根已那么深地植在张伟明扎实的基本功里。中国山水画的走向已被很多站在传统对立面的画家们进行了拉长与变形。先锋者勇敢地突破了传统的铁禁,同时险些点一把火烧毁祖先的艺术成就而毫不吝惜。画界激进的走向闹腾不已。西洋艺术倾倒者,在传统材料上的变异者,完全超实者种种,让人眼花缭乱。张伟明一边无选择的全局观望,一边全身心去逐一深入。主题仍是山水。老本仍是中国画先哲们的理论名著与杰作,他不曾放下五千年古国的养润在于他永远地站在这块大地上─-站在艺术巨人肩上,或蹬高俯瞰大地或山下仰颂高天─-仰视前辈艺术成就。泰山,更是给了他师外造化这一优越的条件。

张伟明的山水画


    这一主题使张伟明择其不舍,中国山水画夸张而不失具象的语言始终在於本土志士之胸中溢出。中国山水画抽象的思维也无外乎艺术的个性与格调总也离不开一个本质的原形,那就是中国人文精神。作为中国中土的泰山之人有缘把握绘画艺术的典型,阔坦视野最为适合的就是山水画。它不带人性中丑陋的间惑苟且及市侩倾向,也没有人性的扭曲。自然中的山水,或示展壮美景象、或宁静清丽让人消躁静心,或林森秘奇,又山峰顶立会让人产生矗立云飘山峭的爽真感。

    作为一个中国画画家只有眼高,手,才能不凡,对此二十年前张伟明已有所认识。

    要想达到眼高,画家必须长期踏踩在国画实践与国画理论方方面面的执著研究上和对新变相敏锐的观望、把握、思索。人们知道张伟明不会放松对此道的深研续探。同行们也都了解他是一个怎样创识业绩的拼命三郎。同行兼好友郭强说∶“我看到很多刻苦学画的人,但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张伟明这样百分之百,或者说百分之二百地投入,我真服他了。”面对中国山水画的研习张伟明有着极大的耐心与韧力。尽管在当时一段前卫思潮的冲击着实使张伟明激动了一番。特别是被誉为现代派国画大师的刘国松先生来大陆办画展、讲学,登泰山时他对张伟明的认识和观点以及作品十分欣赏。这说明了张伟明在国画传统位置上的脱离与离经叛道也走到了一定程度。刘国松先生将张伟明当时的作品片子作为现代风典型画例在世界各地讲学时展示并为此呐喊,另外张伟明不但赞赏刘国松先生在《绘画的狭谷》一文中所言∶“以蓬勃的人性的实际存在的源泉”“拯救中国美术文化于死亡”,“大胆接受西洋近代艺术的人本思想,用真的生命之火来燃烧东方传统固有的空灵飘逸”。

    张伟明在此之前就对石虎的水墨与色彩的融合,黄永玉的水墨与粉色互衬,杨延文将水墨与色彩使用的美而不俗,吴冠中用水墨与色彩奏出音乐、写出旋律、点出节奏轻雅不俗等中国画的变异另类给予称赞共识。他认为自己还年轻,他不去张扬,他只在山水画扎实的功底上进行演变。何去何从,他想不能只作为一个青年画家而天真的随意选择,一个文化思想者,会在传统与前卫的路途上进行深思谋略中矛盾着,这不只是困惑,这需要更深地探究,或者退出某倾向的怪圈去权衡,去识别。不能只*胆量,还要有能力识辨。很多有志于国画研究的学者们都在寻找,寻找到什么才能达到绘画的至高品格与境界呢,对绘画的严谨态度与思考就是画者文化层蕴的揭示,这一点他深信不移。

    矛盾着并不只在外围徘徊,张伟明去全力阅读与实践。北京各大院校的图书馆,浙江美院,山东省图书馆等能去到的地方他去了,能找到的书他读过了。同时他走到南北东西美术界进行广泛交流。甚至订阅了全国各地所有的与艺术有关的期刊、报纸。又去省艺术学院学习素描、油画,并在西洋传统画的基础上进行了新手法的利用。他的习作素描造形准确结实、块面、调子比较到位、塑造感和质感很强。油画色彩感敏锐具有很好的表现力,得到了老师和同学们的赞誉。他不露声色只是沉默在自我思辨的过程中。在此以前他的山水画已达到了相当可观的水平。山水画《东天一柱》、《雄峙天东》、《泰山觅景系列》等等已被众人所识并频频入选获奖。对于传统西洋画的学习他相当认真勤奋,并对此给予实践上的体验和理念上的理解评说。


    另外,国外新潮美术的两大倾向─达利式的超现实主义和劳生柏式的波普艺术以及在以前的艺术领域中表现主义、未来主义、达达主义到超现实主义均做了研究。同时,他以世界各国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做为辅助艺术营养为自已调整观念。来源除了书之外,还有五十几盘录音磁带每天在一个砖式早期录音机上,或激昂、或悠扬地,令他凝思畅想。他时常虚心向当时本地著名的钢琴老师须吕请教乐器之王--钢琴的奥秘所在,在学习体验中寻觅艺术之灵性。他在舞蹈方面也曾别有用心,除了从书、电视等途径观摩现代舞创始人邓肯以及杨丽萍、赵青等人的独创名舞外,经常以自已早些时候在云南学过的傣族舞蹈做为体验,并在非洲民族艺术团来泰安表演时画了不少速写。从舞蹈的型体三要素中悟出视觉艺术的动感意味。这些使他从中得益于音乐舞蹈无字的语言理解诠释情感的视觉与非视觉表达。另外,音乐中节奏与旋律的畅流,可以溶入画中点线面的各种视觉艺术形式的表达外观上。他还把传统戏剧艺术的唱腔、角色、脸谱程式与国画艺术皴法、章法、三远作比较研究。艺术的相通是如此信赖愿意理解它的人,张伟明把自己的山水画装点成何样艺术之作,行内人士不时猜测询问。

    当张伟明背着画夹提着画箱走出艺术学院大门之后不久,一辆卡车拉走了他几乎所有的油画作品,仅存下了一张静物,一张风景和一张人体写生。他又全身心地回到中国山水画的创作上。这时美术界的形势又有了新的转变。当创新者的脚步踏响艺术界的展厅之后,社会大众已经看到了古老的传统中国画具有广泛的可能性。仅仅是可能性的时候,又一创新风潮来自更新的探索者。李小山以一文《中国画之我见》形成李小山现象,以其作其文直揭世人在中国画传统的困惑示然。中国画真是已经穷途末路无路可走了吗?面对中西艺术的比较,对于传统与现代的思考形成了张伟明对中国山水画的进一步认识,观望进而达成了中国画传统及现代与未来的多元表象解析的链接式展望。当年有位美术评论家发表文章这样评价他∶“他毫无框架地弹性选择和能动透视能使许多科班同辈赭面汗颜。而超文人画的现代文人式趣味。也许是使张伟明山水画得以迅速成功的重要原因吧。”这足可以说明张伟明人与画的实际表现。

   无论中国画趋势何去何从,张伟明仍旧在山水画功力基础上把握自己的独立辨识,另外一份自信也已形成独到的意识主义。他去欣赏玩味出格的现代艺术作品,并交往其中远近朋友,与他们磋商激进的观点、认识与格调。转过身来他又再一次地埋在理论的书中,将早已“读烂”的《画论》、《古画品录》、《论画》、《笔法记》、《画说》、《画史》、《画鉴》、《山水诀》、《山水论》等等古画论的极解以及现代画家的名家名论和现代派画家的理论立说一一细嚼品味。思考的结论不觉中已在他的作品里承担出一种量级的结实。张伟明的山水画一投便中,《美术》、《中国书画》、《中国画》、《艺术天地》、《艺术世界》、《美术耕耘》等等在全国极具权威的画刊和国内外的各专业展览时有他的作品入选。取材于泰山的作品最多。在“师法自然”的点拨下他走向祖籍的黄河岸边的黄土高原,熟识了养育他的泰山每一处地方,多次去拜访黄山的秀水奇峰,各地名山大川他都去写生观摹。每一个山水画家都在向着力所能及的名山奔去,每个画家师承自然的感受却是不同的。有哪一位中国的山水画家的速写本上没有黄山呢?黄山的山石结构是独特的又是极为典型的,在每个画者笔下绘出黄山的景致不同。张伟明也去了黄山多次,但他多以泰山为主题,却将泰山表达的极为具有自已的独到的见地。面对自然山水画家们似乎都有自己的见识,但要将此见识以自身的素养和修性达到一个灵至其中精僻的高位这不容易,也要画者的作品展示在世人面前,一是经得起人们欣赏评判,其二才是展示自我的一个真实佐证。不然力气花了不少,张扬的变法使尽也是徒劳,顶多人家知道你的名子不晓得你的作品。张伟明在这方面不去多想,只是两只眼晴一个脑袋全用在他自己的兴致和思维里,那就是对中国画山水画的创作和理论进行研究探讨。


《泰山旭日图》(中国画)                               张伟明 

    有人说张伟明天生一个画画的材料,这种话说的不知道有没有道理,但我眼中的张伟明似乎只认自己的意趣。另外,他把山水画看成生命中的主要成份,他要去自始而终的从事它,他一直十分持续认真地去做着。

    美术界中国画多元表象的浮躁渐渐不再有突破性的轰动出现,人们已经是对种种现象见多不怪了。多元表象的冲突持续现象已经在早期极为强烈的刺激下使人增加了较强的承受力,失去新鲜感也就用不着太大的判断力了。成熟的美术界没有了曾经的潮涌蓬勃与激荡,人们的眼睛因此变得极为挑剔。这证明失去新鲜感的刺激,没有了轰动效应不等于麻木。画家们已不再为抽象与具象、写实与写意、传统与非传统、现实与超现实、实验与观念性的、固守与张扬等等对立的绝对性进行辩论了。但这些对立并没有统一。新手与老手们心中有理辨之数才是中国画的创造者。张伟明山水画渐变潜在象是述说着近三十年来的中国山水画所走过的历程。虽然那作品的实质仍旧以山水为其写意内容与形式。现在看成熟了许多,笔墨技法坚实了许多、宁静了许多。却不见了当初的爆躁与懵懂。那壮观的气魄因成熟显得更非凡了许多。与此相反的是,他本人却越发将生活的艺术或多或少的化作艺术的另一方面补充进了创作中。这无疑增加了含金量。无争议的是张伟明山水画大气磅礴、翰墨淋漓,但这气魄中有了猜不透的静谧成份就有了所谓看透世事的成熟。有人说,讨厌“成熟”,“成熟”让人害怕。可是成熟使人增添了许多适应社会适应自己更适应艺术创作的成份。“成熟”的是非让人无从评说。但要从结果看仍然是艺术视角的丰厚升华阶段,是一个必然之路吧。这并不是那些只在张扬上勤劳的人所能达到的境界,那是油滑而不是真正意义上成熟。无论别人怎么看,张伟明仍然以他的方式去接纳更新的知识,因而他保持了时常放开的视野接受了来自新领域的高科技应用知识。但仍然是为画业而适用。

    有一次,在美术馆看了一个藏画展,这使张伟明在观念上又有了一个突变,直闹得现代派创新大师刘国松先生看了他的近作说,太传统了。不想为他叫啸了,免得让人误识所形成的“旗帜”。此次对传统与现时的再认识,是九十年代十年来张伟明重新认真审视传统与创新关系的结果。他发现激进者的所谓突破仅仅是为冲破而冲破,为变革而变革,没有深邃的文化内涵,只从形式上求其与已有的东西不一样。技法以外制作多于绘画本身的功力基础,对深厚的艺术素养、文化修养、绘画理论、哲理极其不求深解,不下大力去掌握,只从表面去看皮毛就简单引用批驳传统。把现代人一些浮躁的渲泻作为绘画艺术的突破。并且有的已走向一种颓废与无聊或实在是令人莫名其妙。于是,他写了《绘画毕竟是视觉艺术》、《绘画要用视觉语言》、《是“哲学”还是绘画艺术》等论文发表在《大众美术报》等专业报刊上,以此文笔犀利的语言给予抨击。

    在《是“哲学”还是绘画艺术》一文中张伟明明确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我认为绘画就是绘画,让绘画承担哲理性的东西,就如同让绘画承担标语式的口号一样,会使绘画艺术概念化、浮躁化。”“我们还可以看到西方后现代艺术之所以很快走向荒诞、颓废,就是那些后现代艺术家们疯狂地崇拜某种哲学思想,企图用绘画去说明那些‘伟大的哲学’精神,于是手纸、拉圾、包装箱等等都可以搬到画布上去了……。”张伟明在文章中还谴责了绘画界的一些无视中国画文化理论底蕴素质和“不愿潜心绘画技巧的人。”因为那些人的作品往往把画面的空洞贫瘠视为境界的高远、博大。他也谈到文学、哲学诸方面的修养水平高低,会影响其绘画作品的感染力,但这种修养是一种潜在因素。绘画艺术不同于文学和其他诸类艺术,它要*本身的视觉效果打动观者。其实在张伟明作出观念性的论文之前,他已对绘画的诸论和哲学、文学、心理学等理论做了多方面的研考。敏思善学是他的本能之一,敢把反其道而行之的论点坦白出来也是经过一番努力的结果。张伟明由一个偏激分子沉默多时,一旦跳将出来也使不少人感到十分震惊。有人缓过神来一边同他争辩,一边不得不承认张伟明在多方位上进行了长期极为深入的学习与研究。有人在报上发表文章这样评价他∶“见异思迁怕是伟明性格中的致命点吧!不过你很难简单地道出它的 优乎缺哉。他那绝非浅尝辄止的尝现也就足以证明了这一点。”

    十年前,张伟明在知识的海洋里和时代赋予的艺术变革中大撒网,并不是盲目的。盲目的到处撞是撞不出所以然的,只会产生想当然。张伟明是有目的有主见的观察体验、分析、研究,多年来他睡眠很少,在那个争论激烈的时期几乎除了吃饭他一刻也不放松的在探索学习。因此出现了生活上的许多笑话诸如把墨当水喝了下去,走路撞在电线杆上,给朋友写信都是论文式的,就连恋爱信没有一封不是论文式的,他的写生本都是大型的,他的作息表在当时十分令人吃惊。几点几分刷牙,洗漱时读××书,去厕所时背大词典,回来几点读唐诗。他上午画什么,中午画什么,下午更是忙,有时彻夜不眠。星期天在家组办艺术沙龙,西画、中画上午下午分开。早晨、傍晚各一幅油画小稿写生,晚上一般不变,在家里同画友练基本功,再晚调整习作、整理读书笔记等。总之,他长久地拼命,使他削瘦的不见了当年飞行员的体魄影子。在广泛涉猎绘画各方面的知识时期他走东到西拜访了不少当代名家,如李可染、白雪石先生还有石呈虎、刘晓纯、孙克、刘龙庭、黄阁胜、欧阳、林楷、吴小昌、王沂东、苏晓晔、还有原《美术》杂志主编夏硕奇等等诸位名家。大家们对他作为年轻人的博学和敢想敢说十分称赞,同时,他的作品也受到名家们的好评。他又常与来泰山的名家请教交流绘画之理之技.有书法的、文学的、绘画的名家.有周思聪、刘海粟、李天祥、赵友萍、刘国松,方济众、刘玉甫、黄独峰、于太昌、刘鲁生等来泰山时张伟明都向他们请教,并深谈到绘画的种种问题,从名家那里也开阔了视野。名家们对张伟明也有所评价,对他个人的看法也会有失掉自己的固执而认同.这种时候张伟明从不借助名家的声望去张扬和炫耀,也没有沾沾自喜。他觉得自己还年轻,首当自谦,需要努力学习。人们都知道在张伟明谈到他研究的主题之外,他言语极少,而到了主题可以发挥的时候便是滔滔不绝,善言健谈,两眼圆瞪,发出似饿狼觅食时的光芒。往往在这时候他的语言表达能力发挥到极致。真让偶遇的圈外人感到奇怪的很,吃惊地望着平时少言寡语的他,平时直不愣瞪的大眼睛此时神采飞扬,目光炯炯而流盼,声音清晰不急不缓又略带兴奋地从他的口中流了出来。口才这时就帮助他展示了他的博学才思与深邃的思想,冷静善变的思维,还有充实活跃的内心世界。不光在外来画家那里,张伟明擅长发挥时口若悬河.在他们的艺术沙龙和泰山青年美协里与同行中的同龄人也宣讲争论不休。后来有人离开了此地,就用长篇书信进行交流。在一个时期的沉默回避中他去涉足其它领域。人们不了解内情,有替他惋惜的,有表示理解的,无论面对看透还是看不透的,张伟明一意孤行的又躲了起来。直到接近世纪尾音,他才重新站出来,他的大幅山水感觉更加与前不同了。迁于他对周易、禅、佛、道以及各宗教文化其中蕴含的朴素的哲学思想的深入研究,他的思想中又溶入了些许极为理智性的哲理辩证思维。但他知道尽管理智可以使人明辨是非,但他总归是事业心极强而本性难移。在打坐中使自己的心识脱离了繁华尘世,去净化自己的灵魂,也许那是他在一生中行进的转变,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在这段时间里获得了些什么。后来当有几位学院老师看到他一次次痴迷地去省美术馆看台湾藏画展时叫到∶“张伟明又迷上了。”“大画家多时不见了。”“伟明,看来是只有在这种真正值得看的画展上才会见到你。”

    在这之前,张伟明从领悟了问禅的意义给生命以认识理辨之后就拔出自己,投入到电脑这一新生的人类资源共享的--Intelnet中,在信息高速公路上他调整思维,再次将自己对原始的崇拜归为对现实和未来的展望付于脚踏实地的行为。

    他在一位澳大利亚的朋友那里看到了在油画领域仍然有人在现代生存环境中保持静净的心态作画,将自然界动植物纯真的表现在画布上。技艺精到,功力深厚,他以此受到触动。

  他在古人的画前揣磨古人是如何与远古自然环境溶汇而形成的优雅沉静心态。他站在台湾博物馆复制的范宽的《溪山行旅图》、李唐的《万壑松风图》、沈周的《庐山高》等十分清晰的大巨作前,久久凝思不忍离开。古画人文之间的张力伸向张伟明敏感的心理。从此他又收获了一个久蓄的“悖论”以及它的明确性。这就是不再选择悖论中的任何一方,而将两者进行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统一。这一悖论现象是人文关怀与现代理念的长期排列比较而形成的。在回首自我认识中,张伟明对于传统绘画的再次重申给予了相当大的投入。他在互联网上浏览沉思,并投资近万元购买新版的各类古画集成、画集、画册。甚至去批发商那里搜来大量印刷较好的国画挂历。一时间他的画室再次满墙古画。他在重新审视,在深一步的琢磨。

   在张伟明十分投入的面向古典佳作寻找一种旁人察觉不到的东西时,香港红荔画会的首领老先生们带队来到泰山。这些人里有很多都是些退休名人,政界的要人、商界的富豪,虽说他们的画在画界同行们看来很不成熟,技巧一般,比较幼稚,但他们人生丰富,修养极高。由于经济富有不再于人生于事业上争名夺利便放松自己而拿起画笔,以宁静的心态平衡自我,慢慢描绘人生的闲憩消遣时光的温和柔美,因而就有了一种唯美的审美追求。张伟明以他禅学的功底看到了这一点,在现代人中这种纯真超然的感觉的确不多见。对于这次画展很多专业人员不以为然,而张伟明却兴致十分浓厚。他去同红荔画会会长龙葆シ光先生会晤,老先生们对他这样年轻的教授级专业人员十分敬重,送他一本这次来大陆最后一本画册,几十个来宾都随老先生在册页上签上自己的名子。张伟明就这样一个人,在别人悟不到的地方神不知鬼不觉,俏俏地找到了他需要的东西。这些用心其结果在他后来的整张六尺宣纸创作《净心图》之三、之五中完全体现了出来,这是有目共睹的。同时结论也在张伟明辨谛的理念上充添了耀人的一面,的确让人感到他进入了另一种十分现代的却又比市面上现代人所谓现代意识深邃了一层的境地。张伟明其人不擅言辞表白,悠乎莫测,实际上只要你去观察他,就会发现他很透彻,但不难理解,也不难看出他思维与内心的经纬点。但是对智者,还得要用智慧去做分析,不然也将是一无所获,那怕在一个小问题上也破解不开。

    美术界所以有不平静的二十年争辩思潮时沉时浮,至今还存留着很多固执的坚持传统与现代绘画对立起来的情形,也难怪,因为人们曾发现由于几十年文化封闭造成了一种使绘画死气沉沉因而恐慌的危机状态。在这个问题上张伟明在当时也认识到了中国绘画作为视觉艺术主体将会迎来来自西方现代思潮的冲击。在二、三十年代引洋争议上,西洋画与其观念不可阻挡地被当时的留洋画家们带回到本土上,这一行为冲击了文化观念原有形态,但还没能达到从真正意义上对国粹的绘画有所触动。中国画仍然是我行我素。这是因为在当时西方人以美育代替宗教的思想而作为绘画乃至文化理想,这不适合中国。中国人从来没有完全依赖象基督教那样的成为民族精神的凝聚点。另外中国人有自己根深蒂固的民族审美追求体系。再后来完全关闭了对西方的大门。在这期间国人奋发自力,美术界也不例外,从中出现了一批不偏离传统的优秀画家。中国绘画这时在一定发展中出现了规范化甚至可以说是公式化的低欣赏低层次的定位,这是造成后来画界猛然热烈接受西方绘画思潮的原因。直到李可染先生等人作为传统山水画走向现代意识的先锋者,才首当其冲对概念的绘画进行了革命性的创意。李可染先生在山水画创作上“先声夺人”的强韧之力,给张伟明最初认识传统绘画与现代绘画参变走向一个照料。他在李可染先生的绘画上寻找到山水意象之说。萌动创作欲望时,那激活的山水景物,便营造出独特的创作意趣。在笔墨之外张伟明先做到了意象把握,这在山水画里尤其重要。

 

《泰山觅景》(之十五)                         张伟明 



  从历史的传统走到今天,有人已清醒的找到了传统给予现代人的价值所在。在绘画中张伟明已经在利用着这一价值。对于传统又如郎绍君先生所说:“我们生活在传统之中,但未必对传统有清醒的认识。”这是因为“我们是自然承续传统,而不是自觉承续传统。”张伟明在反复的辨谛过程中已经从久经的考验中走了出来,并能够在反省了传统之后再反省现代,这样他考虑要“自觉承续传统”了,贵在自我强劣之争的意示中让一个明确的理念一次次战胜偏离自我的诱惑,最后的创作将是辉煌的篇章。绘画不承当别的,而哲学却承当自我观念与意识。这个观念和意识的高低全在画面上摆着。张伟明以笔名为“何人”的一篇题为《勇于探索 独僻蹊径》发表在山东青年报上的文章中写道∶“绘画艺术,不是*故弄玄虚的理论和闪光语言的呐喊,而是依赖于视觉艺术本身的魔力。”张伟明所指的“魔力”是因为绘画艺术有着点人魂灵的迷人支点空间. 

   绘画艺术家往往以揭示丑或表现美左右笔端,但有些长期的说法已在不觉中走向模式化,于是其典型性也就不再是个性。而艺术的生命就是个性,这是个不可忽略的问题,“个性”问题不是个浅见的追求。有人追求偏颇之美,有人追求不和谐之美。但那是被艺术家发现的“美”。不认同的是有些人却把丑误认为美来涂脂抹粉进行矫饰。青年人中最具追求偏颇与不和谐,这是因为他们总觉得时代给予他们的创造使命总是得不到释放。一般来讲从十几岁起,人就开始寻找周围压抑自身的东西进行对抗,其中的偏激者似乎不表现摧毁或不表现对立就不足以认识何为突破,他们走向极端视丑为“美”,认为不表现出来就是被禁锢起来。这种让人担忧的忧患意识往往会从责任感走向颓废和堕落,情形往往是放任的渲泻造成不良的恶果。就在那个因极端火爆又疯狂的时候,张伟明曾走向边沿,但他还是勒马回首。在后一轮的冲力中,清醒之后他大胆直白其观点。“正当同辈在幻化的艺坛风云面前而拔剑四顾心茫然之际。伟明却在不同流弊,不乘时风的佳构脱颖。”乐愚先生以此描述他曾三思后的大胆行为。

  今天的张伟明和他的画作已看不出当年的狂妄浮躁,他将画笔点将在久经沙场的心端,然后在写实、写意的传统与现代的悖论上把握了真谛。中国绘画,水墨技法与造型技能都是塑造画面灵肉的手段。在巨幅、大幅中要表现充实就要利用传统成功而精辟的笔墨和造型技巧,有人说大师们也解不了这个问题,那是见识偏了。画上不需要两种东西的合二而一,就可以避其一之短,扬其二之长。视觉艺术总归是要看效果的。 张伟明在他的笔墨酣畅的大写意画中达到了透明爽快的墨色层次效果,而在以山石为主的大幅山水画创作中完全用中锋勾线来表现,以达到墨中透着丰厚的内涵、厚重之效果。坚实的山石结构与明晰的直下水流形成了对比强烈的黑白效果,释然着张伟明的鲜明个性。山水小品创作或有装饰意味,或趣味横生惹人心意。小幅山水画却要画出大空间的感觉,仍能形成“空灵鸟啼鸣,飞云飘忽然”的野远感。当然在那些倾向激进的时光里也曾画过一些抽象的墨色兼狂的“疯”画。特别还保留了些在李小山现象时期创作的超现时作品。现在手下翻看眼前仍然是别样感觉。有一幅作品色重墨浓,红与黑的重叠混然又形成强烈对比的效果,着实也使人感动。这使人想起早年张伟明学油画时被现代派大师们所迷,莫奈的《日出印象》彩色班点象迷蒙的梦,德加、雷诺阿富于律动的笔触,马蒂斯、梵高充满激情的绘画,康丁斯基的热抽象感情色彩以及蒙德里安独具理性的冷抽象绘画使得他那么倾心的对待光与色所形成的生命活力。

    张伟明用充沛的精力将自己融入中国画的创作之中,这种投入使他心灵相对纯真诚实,他无心去分析理解周围人事琐碎,也一般不去费心别人的口舌。如果有人对他说什么,他多数会说∶“管他呢”。在入网时无眠的三天两夜,他回答问他困不困的人说∶“有兴趣就不困”。他就这么一个即简单又不简单的人。活在兴趣里的人很自在。曾几何时情绪冲动后的张伟明久坐在他新创作的八尺大画前,那上面山林寂静,水流清澈,他轻声说∶“能画出这样画的人不该那样(激动、浮躁、易怒)”。似乎画中有声对它的创作者说了些什么。记得有位画家说自己的画是发自内心画的,而张伟明的画是发自灵魂深处的。只有对大自然抱有真情实感时才能使艺术家瞬间的闪念表现的淋漓尽致,分外感人之深。画家同时将其生命与灵魂升华到至真至高的境界。

    画坛当前面对的是市场经济发展,这一形势打破了往日的宁静。这又是一个需要接受的现实问题。久而做静的张伟明仍然保持另一种心境。该放开的时候他广交朋友。该投入的时候他会融入创作中潜心作画全力以赴。张伟明还会用他那灵敏度很高的辨谛观来对待这持久的来自圈外的世界级大潮的冲激吗?他在朋友的帮助下提回了第四任电脑--笔记本式的。九九年他在网上展示作品之后收获很大,收到了来自世界各地人士的访问,获得了更多的主流信息,并向世界展示了艺术才华,达到与相知们的艺术共享,使孤芳自赏的山水画艺术作品放示世界。但他仍不改初衷常常一画就是几小时不抬头,读书这一嗜好也在继续,但是他十分注重的是“心境”。他在写诗时偶尔也注重平仄对仗押韵之类讲究。他虽然从各种信息中关注投入市场的中国画价位趋势,但他只用作朋友们需要帮忙鉴定与评估上。最近有小他几岁的人说∶“我服张老师了,他干什么都研究的那么到家,他懂得真多。”同龄人说“他哪来的那么多精力?”张伟明无心理会别人在说些什么,他只忙他的事情。当他率先使用的装饰风的国画小品被人摹仿,甚至远非临摹刊登在报纸上时,他不去追究…,他认为这毕竟与主流的探索意义无关,他因而放弃了。有人以此为主题接过去成为全国经常展露头面的人物。但他还是固执地认为,他那时搞的是一个过度探索,临时性的,毕竟太浮浅。又如中国画坛至今方兴未衰的“点子风”他同样是“敬”而离之。对于中国画坛新近几年最“酷”的“时髦”制作风,更是不屑一顾。

    现在,张伟明在绘画的看法上,仍然认为中国画不应该支持制作风,他认为只追求特殊效果,而不曾把握严谨的绘画理论与技巧,不讲真正的哲理,只是会背诵几句适合自己口味的哲学话语或诗句,大有画不行诗来凑的味道。那只是皮毛而已,缺乏文化内涵。应该做到在确认与掌握一定知识与技能之后仍不能盲目称为大智若愚,而是熟后再生,进入一个新的返朴归真中去,仍然保持着真性。

    张伟明话语不多,也不善于张扬,他用心血去创作表达的全部内容都在他的山水画中。许多人在他的画前良久而立,为他把真挚的感悟以扎扎实实的绘画功夫,以及绘画理念的确定性识辨果敢的表达而深为动情。山水的深纯傲气已将表现者张伟明铸冶成挥毫便使纸上山水注入魂灵的艺术构创。人们感叹的美哉、壮哉泰山在张伟明的笔下赋予了艺术的感召力。这是他从一个单纯的学画者踏实地走向思想者的显著变化。即自信又必须开化思维,即有高昂的热情又必须保持宁静的内心世界。被知识充实自我才会战胜诱惑。这几点张伟明知道的最清楚。因此,他没有听友人之劝去办展,去拍专题,也没有急于出画册。十年前有海外人士出十五万港元购买他一幅八张六尺宣纸画出的《泰山神韵》(中国画)精作,他没有被此所动。他觉得自己还不具完全将作品捧出的资格。因为他在努力建构自我修养意识,拚命学习。他知道社会与人类的更新越来越快,必须让自己在短时间内不断将从前的学识该巩固的抓牢,该贬值的要以新理念进行学识更替。他夜以继日的奔上了互联网,一年内在网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同时,他的几幅山水大画也应运而生。

《清心图》(中国画) 张伟明画


    张伟明的思辨意识是他的一大特点,他的认识在很多问题上是反复辨识之后而断定的。现在美术界很多人将艺术套在功力主义链锁之下急功近利,又彻彻底底压在拜金主义者之下的形景,张伟明为此而忧心。他并不视保守为固汤,他也曾经是个激进者。但他看到华而不实的东西只会给艺术带来毁灭性的灾害。对于绘画他仍旧时时回眸,他说∶“过去的人即便有些功力特性也会十日一山,五日一水,或者‘十年寒窗’严格精神,心态平和专注于大自然。这些现在大都不见了。而所见,到处都是将绘画视为名利,只为什么参展,看重的是市场销售手段类的‘快餐’文化或‘速成’‘艺术’。”或者仅为某些视觉效果而没有多少文化内涵的十分造作的娇饰性耗时制作。

    张伟明注重把握自己,充实自己。他的山水画不断地为他展显出实实在在的纯真景致。他在画余写到∶

       “九陌红尘扑何妨,十州清气净方寸”、

       “人来人往画中画,山外山里天外天”。

    张伟明俯案在那里沉静的思索,从他脸上看不到沉重却可以看到对于绘画理念辨谛反应的些许展示。尽管现代人类进化倾向表明,现代文化赖以存活的根基仍然是先前文化,所以必需确认传统,重视传统。而另一面事实告诉人们,无论现代人怎样努力也不会回到古代人的环境与精神状态。但是,张伟明向古人索要的毕竟是人类曾经具有的优良品质和艺术家本应具备的修养素质。即使现代人努力达到古人提出的能品、妙品、神品、逸品也不会脱离现社会环境的自然影响。今天艺术的至高境界在于艺术家以丰厚的理论学识、文化素养以及掌握的专业技能创造出具有时代感的高品位个性作品。当然,中国画在现时代自由选择的空间里显得分外严肃了,它给艺术专业的选择者提出了自由空间受限的问题,中国画其局限性在于画家必须长期艰苦奋斗,必须具备相当深厚的学识积累和功力积累,乃至更为难以造就的心性修养,尤其是心性涵养要经得住外部环境冲击。这就如同古代某些修持人性之人常讲的"小隐隐于野“,“大隐隐于市”。只有在多变而复杂的外部环境的不断冲击下,才能真正把持平淡之心。创作出或平和而深遂或激昂不浮躁的艺术作品。这就是中国画要面对的实际情况,这只是从学术角度观望,不包括那些只会炒作,吹牛作品粗制滥造的现象。

   张伟明近期在编撰有关中国绘画的网页时再次将中国画做了系统的归纳。以次排例为∶中国画家、国画常识、风格流派、名作鉴赏、收藏指南、名家名论、画坛逸事、拍卖信息、国画论坛、国画百科、网上画廊。其中他详细讲解了文人画、院体画、宗教画、民间中国画的特点区分。除了宗教画外现在看画界又何尝不是如此近似分类呢。真正的艺术评判不是民众性的,正如李小山所说∶“真正优秀的作品不是消遣性的,不是玩赏性的,它需要渗透和解理。在这一点上,艺术家不应该迁就一般的欣赏习惯……”

    绘画艺术是要不断创造出作品的,作为画家就是要在作品中展示自我。以山水为伍的泰山画家张伟明对中国画的辨谛观点已经确立其论点,张伟明的山水画中会使人感到这辨谛过程的艰辛与卓绝。

《远望泰山》(中国画) 张伟明画

 

  • 上一篇文章: 张伟明艺术观与绘画艺术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发表评论   告诉好友   打印此文  收藏此页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最新5篇热点文章
     画家张伟明新文稿《 大 美...
     《 大 美 泰 山 》
     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课题立...
     《中国改革报》周六 文化周...
     2010年3月11日【两会】政协...
     
     最新5篇推荐文章
     画家张伟明新文稿《 大 美...
     《 大 美 泰 山 》
     山东省艺术科学重点课题立...
     《中国改革报》周六 文化周...
     2010年3月11日【两会】政协...
     
     相 关 文 章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5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06-2010 泰山画家张伟明Aspoo.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本站备案: 鲁ICP备05019955号 泰山画家张伟明网站: http://www.mt-art.com
    技术支持:  王  伟  QQ:  6 0 6 6 5 1        张 莫 art107@163.com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关于本站| 友情链接|
    联系
    联系画家张伟明 QQ:3 3 1 6 0 8 2 6   art7777@163.net  art7777@sina.com